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【贪官淫乱 母女双飞】【丝之恋——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】
【贪官淫乱 母女双飞】【丝之恋——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】
   我感到我姐的嫩穴一次次加紧我的鸡巴,就像要把我夹断一样,两条黑丝腿勾着我的腰紧紧不放。之后人就躺在桌子上,全身无力。
  “老婆,爽了吗?”我暂停运动,一边揉着她的大奶子,一边问。
  “老公,你太厉害了,把人家操得死去活来,你摸摸我的穴,流了多少水?”
  我听后伸手一摸,哇,满手的穴水,滑腻腻的。“老婆,你爽了,我怎么办啊?”
  “老婆给你口交吧,让你射嘴里。”王姐虽然无力,但直到这时必须让我射出来。
  “算了,你还是躺着吧,我要你的黑丝脚,你懂得!”
  “死鬼,又想足交了吧?姐的黑袜不知道被你糟蹋的几双,每次都射在黑丝上,量还这么大。”王姐白了我一眼说道。
  “好老婆,你满足我吧,你都这么爽了!”
  “想要自己来,不过等会射精时你要射在我的穴里。”
  “内射啊!我喜欢,怎么乖老婆的嫩穴想吃浓精了?”我笑道。
  “是啊!谁让你操我十次就此射在丝袜腿上?”
  “好吧!”说完我抓起两条黑丝腿,把腿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,把脚放在我的脸上,一股淡淡的皮革味随之而来。我伸出舌头开始舔起了王姐穿着黑丝的脚底,又把脚趾一根根的含了一遍。
  “别,老公,脏!”
  “傻老婆,你的小脚我怎么会觉得脏呢?她的是我的最爱!”我深情地说。
  王姐像是被我瞬间感动了,让她明白我对她不止是性,还有浓浓的爱。否则一个男人怎么肯为女人舔脚呢?何况还没洗!
  王姐把脚伸向了我的鸡巴,双足夹住我的鸡巴,开始上下捋动起来,嘴里说道:“老公,我爱你!现在老婆用自己的脚让你舒服!以后我天天穿黑丝给你看,你想要就可以直接操我。”
  王姐充分发挥自己的足交技术,一只脚揉着我的鸡巴蛋,另一只脚分开脚趾夹住我的包皮和龟头的结合部,不停地上下搓弄。之后又把我的鸡巴从大腿上部的丝袜的根口塞进去,让鸡巴贴着大腿肉摩擦黑丝。
  我被搞得受不了了,鸡巴越涨越硬,王姐似乎看出来了,问:“老公,是不是要射精了?”
  我急促的说到:“是老婆,快要射了,你的黑丝脚太厉害了!”
  “快,插进来,动几下射进穴里!”王姐说道。我已经没空说话了,自己抓着王姐的黑丝脚紧着鸡巴套动着,就在射精前的几秒,我放开黑丝脚,将鸡巴对准嫩穴,王姐也很配合,双手分开了阴唇露出了小洞,“滋”一下,鸡巴全根进入。嫩穴我又来了!
  我开始猛烈抽查起来,短短十几下后,我精关大开,马眼一张,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了王姐的嫩穴内。这泡精射的真是舒服啊!王姐也被我射的全身抖了抖。
  “好老公,舒服了吗?老婆的穴夹的你爽吗?你看你的豆浆全都从我穴里流出来了,好多好浓啊!”王姐说着还用手摸了摸骚穴口,沾了满手的淫水和精液。
  “太舒服了!老婆你的嫩穴简直是传说中的名器啊!吸得我龟头只想出精!”我喘着气回道,手还不停地在王姐的黑丝腿上摸着。
  http://www.dfhkxy.com/file/QVNaOTc2NTc0.html
  21【贪官淫乱 母女双飞】
  只见一根黑黝黝的大鸡巴,在雪白的屁股中间,快速的进出着,徐其耀享受着两个女人的阴道带给鸡巴不同的快感。
  房间里回响着性交时男女皮肉撞击的啪啪声,赵晓云撅着屁股,腿分开着,羞耻的闭着眼任由徐其耀蹂躏,大鸡巴不停地在她和王秀丽的阴道里变换着。每当鸡巴从王秀丽屄里抽出来,带着另一个女人阴道里的淫水,又插进自己体内,赵晓云都感觉一阵恶心,她扭动着身体,痛苦的呻吟着。她已经很累了,不知道徐其耀还要折腾多久。
  徐其耀猛操了百十来下,终于停了下来,他还没有射精。从赵晓云屄里鸡巴,徐其耀也累得躺了下来,他抓住王秀丽的发髻将她的脸扭了过来,把鸡巴塞进了她嘴里,抽动起来。
  赵晓云在侧面看着,只见鸡巴上还带着自己阴道里的分泌物,王秀丽却象没看见。大力的吞吐著鸡巴,一会儿翻白眼儿,一会儿憋的脸红。看的赵晓云直犯恶心。
  口交只是休息一会,徐其耀今天要在赵晓云面前,把蹂躏女人的手段都展示一下,既是要好好的享受两个女人一起玩的乐趣,也有一些要炫耀的意思。
  在王秀丽小嘴的刺激下,鸡巴更硬了,徐其耀也喘匀了气息。他让王秀丽翻过身,掰开王秀丽的臀缝,挺着鸡巴就插进了王秀丽的屁眼儿里!用力的尻起来,那么长的鸡巴每一下都是一插到底,粗大的鸡巴头儿将王秀丽的屁眼儿撑得满满的,一进一出之间把肛门的嫩肉都带着翻了出来。却见王秀丽扭动着屁股轻声的叫着,也不知是爽还是疼。
  赵晓云只在黄色录像里看见过肛交,她不敢想像那么粗大的鸡巴怎么能撑开那么小的肛门,那么长的鸡巴又怎么捅进这女人瘦小的身体里。眼前的场景让她又惊又怕。
  王秀丽的肛门,只被徐其耀干过几次,还非常紧。只深深的尻了几十下,徐其耀就感觉到了射精的边缘,他猛地抽出来低吼着,快速的撸动着鸡巴,一股股粘稠的精液喷射而出,散落在在两个女人仰起的娇媚脸上。
  发泄过后的徐其耀站着,王秀丽跪在他前面,把徐其耀还带着精液的鸡巴头又含进嘴里,慢慢地吞吐起来,徐其耀也舒服得将手放在她的头上,让高潮过后的鸡巴在女人的小嘴里,慢慢软缩下来。
  「来了,接着。」徐其耀说着,从王秀丽嘴里抽出鸡巴。赵晓云刚要想,已经射精的徐其耀是说什么又来了?一股腥臊的热流就从徐其耀龟头喷涌出来,却看见王秀丽仰着脸,大张着嘴,任由腥臊的尿液射进嘴里。徐其耀一边在王秀丽嘴里尿着,一边摆弄着自己的大鸡巴将尿液浇在赵晓云还沾满精液的脸上,头发上。赵晓云闭着眼,眼前的一切已经让她头脑一片空白了,她没想到还有这样糟践女人的。溅到脸上的尿液,让她呼吸困难,一阵难以抑制的反胃。
  「再舔舔~ 」徐其耀尿完,把鸡巴又凑到了王秀丽的嘴边,只见王秀丽把嘴里的尿液咕噜一下咽了进去。张开嘴,又一次把徐其耀的鸡巴含进嘴里吞吐起来。边上的赵晓云看到这情景,再也忍不住,胃里一阵翻涌,她捂着嘴向卫生间跑去。